主页 > 手机 >

当下文坛要有塑造典型人物的追求-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英雄人物形象可以说是典型人物中的典型。自从人类开始自己的文明进程,英雄便始终成为一面旗帜,一种能源,激励着人类的进取心,所以有人说,英雄的形象就象征着人类向往更完美的精力发展。但兴许正是由于英雄形象在思维内涵上的标高,决定了要塑造出胜利的英雄人物形象非常不容易。加之我们从前对豪杰形象的塑造存在着一些不合理的恳求,因而就带来一个难堪的结果:作家重点塑造的英雄形象或正面形象不成功,反而是本来是作为好汉形象烘托的次要人物给人留下深入印象。然而,作家们不能因为塑造英雄形象有难度而放弃这份责任。从一定意思上说,塑造出引领时代潮流的英雄形象,也是任何一个时期的作家应当为这个时代担当起的一份义务。事实上,当代作家在这方面也作出了自己的努力。

一个时代会有一个时代的英雄,英雄形象必定会打上时代的烙印,也会受到时代的局限。然而,英雄主义精神是人类坚定不移景仰的一种精神,寄寓着人类的空想,因此又存在一种超越性,因此在英雄形象身上可能看出这种超出性。不同时代的英雄在本质上具备良多不变的共性,比喻说,献身精神便是英雄的一种基本精神。在这一方面咱们尤其要留心的是如何追求社会核心价值与人类普遍价值的辩证统一。张新科的长篇小说《苍茫大地》以一位革命烈士为原型,成功塑造了一个感人的英雄形象许子鹤。许子鹤这一形象不仅具备共产党人形象必备的思维品格跟阶层实质,而且亲切感人,充满智慧,情感丰沛。这一形象的成功在很大程度得益于作者对英雄主义主题的深刻发掘。一方面,他给主人公许子鹤判断了合乎共产党人思想准则的中规中矩的底色:忠诚、信仰、使命、抱负、任务感、捐躯精神;而另一方面,他又留神将共产党的核心价值与人类奇特的价值内涵有机地结合起来,如孝顺、恋情的忠实、与人友善、古道热肠,等等。因此作者花了不少笔墨来写许子鹤对待父母特别是对待养母的感人故事,也妥善地写到他与叶瑛的恋情婚姻以及他与德国姑娘克劳娅的奇妙的情感关联。这部作品也说明,中国的社会主义中心价值系统与人类普遍认同的价值之间领有密切的辩证关系。建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础上的核心价值体系,充分体现出对人类普遍认同价值的认同跟推广,是人类普遍认同价值在中国当代社会的具体显现。

塑造引领时代潮流的英雄形象

以往文学作品中的英雄形象往往带有某种神性,英雄作为一种景仰的、崇拜的对象,相对于一般民众来说,是登峰造极的,是超群绝伦的。当代英雄形象则逐渐取消了英雄头上神性的光环,这是与古代民主意识的觉醒和遍布相适应的,mk16 co手机手看开奖。因此当代作家在塑造英雄形象时,更加强调英雄的布衣性;这一方面表现在赋予英雄形象以体贴平民的意识和浓郁的等同精神,另一方面则表当初直接塑造诞生平民的英雄形象。陈彦的《装台》就塑造了一名平民化的英雄形象。这部小说所写的装台人是从事一项特殊职业的群体,他们为剧团和社会的各种表演活动装台,这是一种苦力活,干这活的都是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小说的主人公刁顺子是一个装台队的队长。陈彦长年工作在剧团,与装台人有着亲密的接触,并在他们身上发现了英雄的性情,对他们充满了尊敬之情。因此他也将刁顺子塑造为一个拥有英雄性格的君子物形象。刁顺子固然干的活很苦,生活中的麻烦始终,但他并不因此而对人生失去渴望,不因此而达观消沉。在刁顺子眼里,一次又一次的装台,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出苦力,但每一次的出苦力,无非是性命的一道坎,是生活的一盘菜。因此即使生活多艰巨,他遇到了心仪的女子,该娶回家照样娶回家。刁顺子爱看戏台上演的苦情戏,因为他在苦情戏中能失掉感情上的共鸣,但他又不学戏中的主角那样对可怜生活布满着哀怨和宣泄,而是要从人物的可怜阅历中获得一种对于生命坚毅性的打听和感慨。陈彦感叹道,像刁顺子这样的生活立场“很自尊、很肃穆,尤其是很摇动”。

放眼当下文坛,是一片繁荣景象,每年新呈现的长篇小说都是以数千部来计量,但其中为咱们供给的真正存在独创性的、可能真正长久活在读者心中的典型人物却是少之又少。我欲望作家们能将此作为一个问题来看待,在本人心中树起一个塑造典范人物的文学目标。

(作者为沈阳师范大学教养)

记得最早学习文学实际,记住了小说有三个因素:人物、故事件节和环境,其中又以人物为最主要。只管后来的古代小说观对传统的文学实践充斥了颠覆性,现代派的小说家也完全可以不按人们公认的小说格式来写小说,但我始终觉得人物这个因素对小说来说至关重要。我们常常会引用高尔基说过的一句话:“文学即人学”,实在就是说文学是观察人、研究人和书写人的。半个多世纪前,我国文学理论家钱谷融在《论文学是人学》这篇著名的文章中,强调文学必须通过人来反映事实和时代,来表白价值评判。他说:“除非作家写不出真正的人来,假如写出了真正的人,就必定也写出了这个人所生活的时代、社会和当时的庞杂的社会阶层关系。”但作家应该不仅仅满足于在小说中以人为核心,威尼斯人7858307.com,把人物写活,而且还应该破下更高的文学目的,这就是要写出典型人物。典型人物是指小说中具有代表性人物的个性特点。黑格尔说:“一个艺术家的地位愈高,他也就愈深刻地表示出心情和灵魂的深度。”我以为,黑格尔所说的“心境和灵魂的深度”往往聚焦于小说的典型人物身上,作家的表现越是具有深刻性,所塑造的人物便越是具有典型性。

当代作家塑造英雄强调平民性

精良小说供应新典型人物形象

近20年来作家们在对待典型人物的态度上好像浮现一些反复。比如在新写实的潮流中,作家们为了摆脱宏大主题的约束,便强调写“一地鸡毛”的琐碎生活,写碌碌无为的正人物,诚然他们的小说也活跃地描摹出众生相,但显然缺乏能够体现作者对生涯深刻见解的典型人物。不过应该否定,从主流倾向来看,作家们仍然器重对典型人物的塑造,一些得到人们广泛认同的优良小说,也为我们提供了新的典型人物形象。比方陈忠诚的《白鹿原》,南非国家2016年出生的人平均预期寿命为,其成功之处在很大水平上就因为作者精心塑造了白嘉轩这一典型人物形象。白嘉轩可以说是中国最后一个乡绅的典型形象。中国城市事实的文化贫乏化,一个重要的起因就是乡村社会的乡绅阶层的彻底消失。陈忠实也写出了一个乡绅在社会败落期的复杂性格,14岁单纯?女买票外出打工 父母报警求助寻回_将来网太霸权这次华,他丝毫不掩饰乡绅在原始积累上的罪孽,写白嘉轩若不种植罂粟的经历,就难以从众多个别农民中出人头地。但他更强调了白嘉轩在精神上的充足准备,写他遵照着儒家的“仁义”,遵守着“学为好人”的信奉,让我们看到白喜轩在道德上的操守和践行,切实就是为当地开明了一条文化泉水流淌的渠道。当然,在白嘉轩这个典型人物身上,我们也看到了作者陈虔诚的“心情和灵魂的深度”,这是对中国文化传统从新意识的深度。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